会务活动 > 参与母校活动

尊孔独中吴建成校长荣休晚宴
2010年11月20日(六)
雪隆尊孔学校校友会主席
谭志江致词
(原稿)

大会主席沈德和学长
筹委会主席林美莲董事
吴建成校长
各位前辈,各位同道
大家晚上好!

请让我代表雪隆尊孔学校校友会对吴建成校长在这十年来对尊孔独中的牺牲和贡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给予最至诚的祝愿, 也在此借大家的掌声来肯定吴建成校长的付出。

2007, 当我出任雪隆尊孔学校校友会主席后,许许多多的同道,包括校长都一致鼓励我加入董事部出任副董事长, 我拒绝接受。2009年新纪元事件一发不可收拾,尊孔也因此硝烟弥漫。 校友会基于不希望看到母校尊孔独中2000年的乱局重现,而认定学校必需有个安宁和稳定的环境来发展,故此校友会在学校董事部改选前夕,在这紧要关头议决撤换代表,由我本人代表校友会出任董事,目的就只有一个,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董事部产生乱局。经过一轮的周旋,董事部也顺利组成,虽为尊孔的平静安稳作出贡献,但校友会却也因此付出不被谅解的代价。 我曾经向校长坦言我两年来不愿出任董事是担忧与他火星撞地球。不过还好啦!两年下来,我们虽然有不同的看法,却也能在目标一致、理念相同下共同努力。

今年六月,校长呈辞,理由是健康以及到达退休年龄,非常遗憾的这段时间由于工作忙,没有机会与校长倾谈,以了解他的情况。而我也一直琢磨看我应该在欢送会讲些什么?讲稿也一直在修改,上个月, 我去了山东, 到西柏波博物馆, 看到一句话,让人深思,是这么写的:新中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了解到中国共产党的江山是怎样打拼出来的。 那我们华教道路又该是怎样走下呢?到了曲阜,走进孔府,孔庙,孔林,接触到一大堆错别字,却有着各种不同的历史解说, 让人思路紊乱,不知该接受哪一个论述。

11月11日是陈水扁最黑暗的一天,但这一天,我却看到了华教的曙光,我也确定了我要讲的一番话。这一天, 我出席了2010年度的尊孔毕业典礼。校长在毕业礼上的讲话热情洋溢,心怀祖国,情系民族和华教。那充满战斗性的讲话,怎有可能退休。就算一天有48小时,他也会嫌不够用呢!他满怀理想和抱负,这一次,看情形只是更换战场吧了。校长引用了查尔斯.迪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双城记”的话。 那是美好的时代, 也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充满智慧的年龄,也是极其愚笨的年龄。我在这里就说:这是个温馨的夜晚, 却也是个极其伤感的夜晚。 温馨是因为我们看到那么多的前辈和同道出席这个欢送吴校长的宴会,而伤感的却又是有那么多的老战友和同道缺席。

校长在毕业典礼也说:现在是独立以来华教运动处在最好的历史阶段,华教运动不曾碰到过这么有利的历史机遇,但却也是华教处在最坏的时段,因为华教运动从来不曾陷入这么严重的分裂危机。校长也说这是个大时代到来前的历史性的“转型时机”, 我们没有理由自艾自怨,更没有必要互相怪罪乃至互相残杀;相反的, 我们必须改变思维模式,采取一种大格局 的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重新审视周遭的环境,评估自身的能力,重新整合资源,调动主客观积极因素,把华教运动提升到一个新格局去,以完成转型期的历史任务。

各位前辈,各位同道, 校长这番战斗性和充满自信的讲话,让我有无限的感慨;是的!我们怎能错过这么有利的历史机遇啊!因此, 我衷心的期盼我们大家互相肯定,相敬相让,求同存异,一起战斗,在华教的领域纵然不能互相配合,也就各自精彩吧,绝不敌我。

最后,我衷心祝愿校长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也祝大家万事如意!
 
谢谢!

 

   


 

Copyright (C) 2009 Confucian Old Boy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